Ronald M. Weber,智能楼宇业务发展经理
无论是在工作还是生活中,需求始终是推动我不断创新的动力。

Ron 持有超过 45 个互连产品专利,还拥有多个未决专利,他于 1984 年作为工程师加入 TE,后来担任了 TE 安普产品系列的工程主管。 Ron 在开发各个行业(包括家用电器、照明和建筑设备)的工程解决方案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Ron 凭借其在 TE 的职业生涯中累积的项目管理和业务开发经验,带领 TE 较早打入了适用于高功率 LED 照明行业的互连产品领域。这位毕业于克拉克森大学的工程师在其目前的岗位上,带领 TE 致力于开拓楼宇自动化领域的商机,专注于 TE 的家庭自动化发展前景。正是在这一岗位,他通过可直接帮助客户并让其获益的方式让自己的工程学专业知识发挥了用武之地。“向客户展示技术或产品的可行性并观察他们的作出的反应和激动的心情,是这份工作无价的体验。”Ron 解释道,“提出单个专用设计来解决问题是非常容易的。而提出可解决其他领域中相似问题的可扩展解决方案就要难得多了。为了提出此类解决方案,需要深入了解其他领域和应用。”Ron 对楼宇自动化的全新解决方案作出的贡献,对 TE 在该行业所取得的成功发挥了关键作用。

早期介入使 TE 能够在设计过程的早期阶段提供我们独特的经验和能力,也是这种优势效果最佳的时期。

1

哪些家庭自动化创意会对互联家居产生长期影响?

为了让互联家居趋于成熟,我们需打造“有意识家居”。也就是,互联家居需要动态感应外部环境、住户和内部环境并作出响应。传感器和连接将在互联家居中发挥关键作用。这所带来的最终影响是在十年内,彻底颠覆家居控制。未来,家中没有自动调温器并不稀奇,因为每个房间都会配备向暖通空调系统输入数据的各种传感器,以及根据居住者和所了解的习惯调整制热或制冷的致动器。进一步而言,在家中设置用户界面面板或者在家时使用智能手机作为家庭控制界面的需求同样会消失,并被在室内任何房间均有效的声音或手势指令所取代。

2

工程团队如何开发切实可行的创新解决方案来集成楼宇系统?

工程师需要摒弃“家庭自动化”先入为主的观念,并进行全面思考。这不仅关乎某个单一的产品或设备。首先需要制定满足居住者需求的家庭自动化未来应用场景,然后再确定实现这些场景所需采用的现有技术或全新技术。工程师和产品经理常常会从技术入手,然后再投入无数资源研究这项技术适用于哪些应用,而不是根据应用去研发技术。

3

在考虑可行的解决方案时,您倾向于挑战哪些设想?

挑战功能蔓延。把想要的东西和绝对需求区分开一直都是一个难题。由于这种差异与制造和设计复杂性密切相关,因而它会转化为成本,进而转化成市场价格。如果不能理解这种差异,可能会导致产品价格过高、上市时间过长、制造复杂性过高或者同时出现以上多种情况。

4

我们的共同创造价值观会对开发新的创意、产品和解决方案产生什么影响?

早期介入是优化设计的关键所在。无论是根据自己的需求和需要(注意区分)提供反馈以创造商机的多位客户,还是某一位开发新产品的客户,早期介入都能够让 TE 在设计过程的早期发挥我们独有的经验和能力的优势,也就是这种优势最有效的时候。对我们而言,最困难的情况莫过于客户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完成的设计,让我们提供独特、创新而又具有成本效益的解决方案,但是却又表示他们没有余地来调整设计,因为该设计已完全封闭。 

5

您是如何掌握新兴趋势、技术和优先考虑事项的动态的?

虽然从可用媒体的广泛性角度来看,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是我们需要紧跟各种技术和发展的步伐,而不仅仅只是关注自己所涉及的直接领域的技术和发展。也许我们可以将其他领域中的发展直接用于自己所在的领域,因此随时了解这些发展是很重要的。订阅各种期刊、电子杂志和时事通讯有助于随时了解行情。参加行业活动和会议是接触新事物,以及结交其他公司和其他领域人员的另一重要方式。这些讨论可能会对其他不相关行业所使用的产品和技术提出有趣的见解,而这些产品和技术可能可以直接应用于 TE 所涉及的一些领域。 

6

TE 的这份工作最吸引您的是什么?

在开发和展示一种客户根本想不到的全新技术或产品时,与客户进行的互动。最近的一个例子是,大部分客户认为他们需要使用手焊线来对高功率 LED 灯进行导热,直到 TE 推出了首款适用于高功率 LED 灯的商用无焊灯座/插座。这款产品向人们展示了一种无需焊接即可端接高功率 LED 灯的方式,这对他们而言是具有开创性的,我为我们成为全球首家构想、开发和出售此类产品的公司而感到自豪。向客户展示技术或产品的可行性并观察他们的作出的反应和激动的心情,是这份工作无价的体验。TE 高度关注自身所涉领域的技术领导力也是我欣赏它的一个原因。我很高兴看到 TE 重视知识产权并鼓励行业管理者进行发明。

7

接下来五年内,您预计会发生哪些工程变化?

近几年发展起来的快速成型技术正在迅速成熟,并从原型应用到制造中。这些新制造技术的设计需要工程师改变思维模式,不再拘泥于传统制造技术的设计和扩展,进而融入增材制造的潜力。同样地,Samuel Colt 用可互换的部件设计产品的创新理念是具有革命性的。可互换部件概念将一个行业的设计概念从专为部件的单次手动加工和装配而设计的一次性设计转化为需要完全不同思维模式的设计。随着可互换部件的出现,“一次设计,批量生产”的制造方法应运而生,该方法最终改变了工程师设计所有产品的方式,甚至使 Henry Ford 的汽车装配线生产方式成为可能。

8

您在项目中学习到的最令人满足/重要的经验教训是什么?这一经验教训是如何逐步形成的?

多年前,在我职业生涯的早期阶段,我尝试设计了一款新产品并希望完善该产品。当时,我对某些问题感到非常苦恼,而现在这些问题对我而言都较为简单了。那时我的工程经理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他总是耐心地听我解释所遇到的问题。然后,他会平静地说:“在每个项目中,有时候你需要扼杀工程师的想法,发布要出售的产品……(停顿了好一会)……我已经准备好扼杀你的想法了。”然后,我们继续讨论了我存在的问题,并得出结论,该产品确实已经可以发布,而我苦恼的问题对该产品的性能、可靠性、可制造性或客户接受度都不会产生影响。我学到的经验教训是,作为工程师,我们有时候需要抛开我们喜欢沉浸其中的微小细节,而从大局考虑。有时候不值得耗费太多精力将 95% 的事情完善至 100%。我学到的其他相关经验教训是,工程师或其管理团队通常不会意识到开发延迟会导致机会流失。我曾经见过这样的情况:项目已延迟几周,但我们仍在针对是否多花费 10,000 美元来测试项目召开讨论和会议,而同时我们正在错失或延迟比测试费用高出几倍的月收益。

9

意外的职业转折如何改变了您对工程的看法?

大约在 15 年前,在经历了工程学排名后,我转到了业务开发岗位。在与客户打交道时,我的工程学背景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因为我能够快速地理解客户的需求并提供各种各样的解决方案。我的工程学背景还提供了理想的背景来将客户需求转化为我们工程师可用的要求,以开发新产品和解决方案。最后,此背景为我提供了独特的视角来看待市场,因为我能够观察到并理解参与市场的客户的行事方式,并且能够从这一视角和理解出发,为他们提供意想不到的新颖独特的解决方案。另一方面,过渡到业务领域的过程也让我大开眼界,因为在工程行业,我们面对的是白纸黑字,即事实与数据,而在业务领域,事情没有这么明确,因为有太多的灰色地带需要处理。对我而言,需要一段时间来习惯和适应对这些灰色地带的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