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不断激励年轻的技术人员和工程师实现自己的职业理想。

借助 STEM 迅速取得成功

TE 专精于“连接”,而 TE 所完成的其中一项最重要的“连接”就是帮助有志青年技术人员和工程师架起实现兴趣和职业理想的桥梁。为此,TE 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 (STEM) 领域不断投入。

对于许多梦想成为科学家和工程师的年轻人而言,没有哪个领域的吸引力能超过太空领域或火箭科学——能够到达太空的动力。 在工程师心目中,克服地球引力有着特殊的光环。克服地球引力并将发射物送入数千英尺的大气层,完成这样的挑战是许多中学生和大学生的终极追求。NASA 学生火箭发射大赛为许多希望实现这一目标的学生提供了舞台。对于这场特殊赛事,TE 员工为当地中学提供了热情帮助,包括技术指导、零件捐赠和辅导支持。 

激发学生工程师的第一步是帮助那些对自己技能缺乏信心的学生认可自己的兴趣和才能。
来自斯普林格罗夫中学(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约克)的学生工程师
来自斯普林格罗夫中学(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约克)的学生工程师
来自斯普林格罗夫中学(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约克)的学生工程师
来自斯普林格罗夫中学(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约克)的学生工程师

在 NASA 学生火箭发射大赛 (SLI) 中,不同的性别、文化和背景造就了不同的视角,这些视角有助于团队攻克在设计、制造、测试和发射火箭时面临的挑战。 竞赛取得成功依靠的是协作。同学们在年少时便学到了团队精神对于创新至关重要的道理。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哈里斯堡地区的 TE 导师帮助同学们发现思维多样化与创新之间的直接关联。TE 帮助的其中两个团队来自斯普林格罗夫中学(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约克),这所学校也是 TE 导师 Geoff Zech(TE 交通运输解决方案部的业务发展高级总监)的母校。Geoff 说:“我们每年通过国际青年成就 (JA) 计划给学生做若干次演示。去年,在 JA STEM 峰会上,斯普林格罗夫中学老师兼两个团队的领队 Brian Hastings 找到我们,要求我们使用 3D 打印机,让他们可以一次成型打印一件重要的大型火箭零件。”TE 捐赠的这件零件在他们团队的作品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采用熔融沉积成型 (FDM) 工艺的尾翼。
采用熔融沉积成型 (FDM) 机制作的尾翼。
TE 的 Bob Zubrickie 在一台 TE FDM 机前。
TE 的 Bob Zubrickie 与 TE 的 FDM 机。
已完成的尾翼。
已完成的尾翼,等待装配。
斯普林格罗夫中学学生抱着由 TE 协助开发的火箭。
斯普林格罗夫中学学生抱着由 TE 协助开发的火箭。

所有的 NASA SLI 火箭不仅需要能够正常运行,而且还要经过正常的真实发射功能试验,就像航天飞机和其他美国火箭发射一样。

2014 年竞赛的挑战是如何开发出可以携带有效载荷飞行恰好一英里(5,280 英尺)高度的火箭。 TE 向学生提供支持的方式是,检查他们的作品,并提供由 ABS(丙烯腈 - 丁二烯 - 苯乙烯)塑料制成的熔融沉积成型 3D 打印尾翼支架。产品由学生设计,并由 TE 快速原型组(位于宾夕法尼亚州哈里斯堡)根据团队提交的 3D 模型进行制作。所需的成本一部分通过 TE Connectivity 基金会资助。2015 年斯普林格罗夫中学团队赢得了 NASA 发射高度挑战赛,他们所有的辛勤努力获得了回报,这让他们倍感兴奋。该校期待能看到未来团队的抱负,他们知道 TE 的支持和指导将继续发挥重要作用。

为了辅导 STEM 计划以取得优异成绩,需要的不仅仅是指导优秀学生。 激发学生工程师的第一步是帮助那些对自己技能缺乏信心的学生认可自己的兴趣和才能。TE 企业工程组的首席工程师兼工程项目经理 Keith Murr 解释说:“中学成绩并不总是能够准确反映学生取得成功的能力。很多时候,成绩不佳的学生认为自己无法获得成功;因此,他们甚至选择不费心思去思考自己的梦想是什么。”改变这种现状的办法是引导他们,比如 TE 在 NASA 发射竞赛等计划中为他们提供支持。导师可设法向学生提出各种形式的挑战,旨在帮助学生克服对自身的怀疑心态,同时逐渐培养他们的自信心,让他们肯定自己拥有的天赋。对 Murr 而言,当看到学生们无论当前成绩如何都找到自己的目标时,他们从怀疑到自信的转变就开始了。通常,在向 STEM 学生发表演讲的开头,他会向同学们展示他自己九年级的成绩单,其中记录着不及格的分数。“我对这些孩子们当前所处的困境感同身受:苦苦挣扎寻找自己的兴趣爱好,缺乏使命感和可以达成的目标。当我成为一名工业艺术/技术教育专业的学生时,我发现了一系列课程,这些课程让我感到愉快,找到了成功,可以感觉到这就是我天生适合的领域。这是一场改变人生的体验。”

Wyatt Nace 曾是斯普林格罗夫中学的学生,现就读于安柏瑞德航空航天大学,攻读航天工程专业。

Wyatt Nace 曾是斯普林格罗夫中学的学生,现就读于安柏瑞德航空航天大学,攻读航天工程专业。在斯普林格罗夫中学学习期间,Wyatt 曾加入 NASA 学生火箭发射大赛 (SLI) 团队长达三年,并在最后一年担任队长。

作为一名导师,Murr 鼓励学生工程师找到自己的个人使命,不要让任何因素造成目标偏离。 “同学们很容易感到沮丧,”Murr 解释道。“例如,如果他们没有参加大学先修 (AP) 或大学预科 (CP) 班,则很难不断感受到挑战并找到迈向成功的勇气。导师可以帮助他们树立步入象牙塔的目标。对我来说,从九年级成绩不及格到成为 TE 的思科和英特尔项目开发工程组代表,这一历程的起点就是坚信我为自己树立的使命。当我把这样的经历告诉同学们时,我可以看到他们眼睛里闪耀的火花,可以看出他们在想‘如果他能做到,我也能做到。’”

竞赛和辅导的目标并不是为了培养专门的火箭科学家。 经过长时间的艰苦努力以及竞赛的不同阶段和要求,同学们在公开演讲、3D CAD 建模、技术写作、项目规划和团队合作等方面获得了宝贵经验。2015 年,斯普林格罗夫中学的 SLI 计划荣获了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西盆斯贝格大学的示范项目奖,而斯普林格罗夫中学团队登上了《产品设计和开发》杂志。上个赛季的获奖团队的三名毕业生目前正在接受和从事理工类大学教育和职业。“过去 3 年来,我们参加 SLI 的一部分队员进入了安柏瑞德航空航天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攻读航天工程专业,”斯普林格罗夫中学的 Brian Hastings 解释道。“其他毕业生考入了美国一些最负盛名的大学,学习建筑、电气、化工、核能和土木工程以及医学专业。”这些学生高度赞扬他们在斯普林格罗夫中学火箭团队的经历所带来的影响。这是一种梦幻般的成就,也是导师倍感欣慰的原因。

来自斯普林格罗夫中学(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约克)的学生工程师

斯普林格罗夫中学(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约克)满怀抱负的工程师参与 2015/2016 年国际青年成就 (JA) 计划。